书架
陈碧落樊守
导航
关灯
护眼
字体:

第3章 钓蛊

    通知:以后所有免费在线网站都要关闭,请下载小说app客户端阅读
点击下载
『如果章节错误,点此举报』
第(1/3)页
血蛊?我一听这话,脑海里就涌现出无数条小虫子往我额头钻的画面来,吓得顿时就呼吸困难,全身打颤了。

樊守估计看出我害怕了,难得的和我解释说:“血蛊可是好蛊,中了之后,你不得病。”

听他说是好蛊,我这才松了口气,这时,我额头不痒了。

族长不知道从哪拿来一条绿叶,递给我,眼里满是慈爱。

或许是觉得他面相不坏,我就接过这片叶子,有点不明所以。

樊守这个时候却收起红包,将叶子从我手上拿走,给我缠在额头打好结。

“这是干什么?”我忍不住问了句。

他就回答我说,“哦,虽然血草鬼也是蛊,但它是益蛊,很有灵气,有些脏东西就喜欢,所以,未免灵气溢出来引来脏东西,就要用甘蔗叶挡一下。”

甘蔗叶子?原来是这样,难怪这里的人,都喜欢用这样的叶子绑在头上……

不过,他说的脏东西是什么?虫子?还是其他鬼怪之类的东西?

我是医学院的学生,坚决不信迷信的。但是,对于他给我中蛊的事情,我没办法解释原因。

至于他说什么脏东西的事情,我觉得是他们这些农民太迷信了,所以,我这会并没有多在意,反倒是鄙夷他们。

“族长,不好了,我家伢子又发起烧说胡话了。”

就在这些老头老太太要离开的时候,祠堂外面跑来一个年轻的妇女,不过她的头上没有扎甘蔗叶。

她表情有些慌张,目光是看向白胡子老族长的。

老族长闻言,忙走过去问她,“前几天不是让汪神医给治了吗?怎么还发烧呢?”

“我也不晓得啊!所以,请你给出个主意,他阿爸去城里打工了,这要是伢子有个三长两短的,我怎么和他阿爸交代啊!呜呜呜……”妇女说到这,就拽起围在腰间的围裙,擦起泪来。

老族长想了想,扭过头看向樊守,“阿守,要不你给看看是不是中了草鬼?要不怎么汪神医都治不了呢?”

樊守点点头,随后就跟着族长和那妇女去了她家。

我当然也得跟着,因为,我一离开樊守超过三十步左右,就会肚子疼。

妇女家是栋破旧的山石和黄泥垒起来的房子,屋顶居然不是瓦,而是那种草盖上去的,这是我见过最破的房子了。

没进她家里,我就听到小孩喊叫声,说的话很奇怪,不像这边的方言,但是也是一种方言,因为我听到他喊了几个“阿爹阿姆”的称呼。

樊守和老族长他们跟着妇女进去了,我却因为这房子的墙壁上有马蜂洞,马蜂在门口飞来飞去的,吓得我不敢进去,只站在门口往里面看。

里面同样很简陋,家里的家具大多是竹子做成的,小孩手脚都绑着绿色的尼龙绳子,胸口处也绑着几道草绳,草绳是固定在一张破旧的凉床上的。这种凉床我见过,以前我来四川旅游的时候,看到过。在我们那是见不到这样的东西的。

小孩即使被绑,他还是不断的挣扎着,发紫的脸上,露出不符合他这个年纪的狰狞表情,口里更是不停的喊着什么,叽里呱啦的我听不懂。

就在我站

(本章未完,请翻页)
通知:以后所有免费在线网站都要关闭,请下载小说app客户端阅读立即下载