书架
逃跑后被敌国皇子捉到了
导航
关灯
护眼
字体:

第30章 故人

    通知:以后所有免费在线网站都要关闭,请下载小说app客户端阅读
点击下载
『如果章节错误,点此举报』
第(1/3)页
刘徵结束的时候, 弯月即将彻底没入天际,他动作一停,赵菀玉立马昏睡了过去。

他借床角的珠光望着她, 她的脸早就不是玉白色,而是豆蔻一样的粉色,额上点点细汗,头发湿粘贴在脖颈, 她的唇瓣带着一层水光,颜色红艳,艳的就像枝头即将烂掉的水蜜桃。

他眸色沉了几分, 指腹按在她的唇上,她眉头一下子皱起来,红唇微微动了下。

刘徵微微凑近, 听清她破碎之音说的是什么。

他拉开距离, 直直地望了她许久,最后伸手够过床脚干燥的锦被, 将人裹好, 隔开湿漉漉的床单, 这才躺在她身边闭上了眼睛。

不到半个时辰,卯时到了, 他掀开被褥起床, 只穿了衣服走了两步, 他又挪回床头, 撩开床幔看了陷入床幔里的女郎半晌,臭着脸起身去柜子里寻了身寝衣给她穿好。

刘徵离开的时间很早,院子里很多人都不知道,最起码月见不知道, 她侯在赵菀玉的房间门口,等到辰时四刻,屋里都没动静,她便去问了阿如,“阿如,二殿下走了吗?”

阿如点点头,“殿下卯正就离开了。”

得知刘徵已经离开,阿如便轻手轻脚推开了正房房门,公主一般辰时左右就会起床,今儿已经晚了半个时辰,月见担心她病了或者不舒服。

她进了内间,床幔厚实,看不清里面人的情况,她蹑手蹑脚地掀开床幔,刚掀开床幔,她便愣住了,过了年后天气转暖,今日肉眼可见是个大晴日,屋里还烧着四个火炉,许是公主觉得发热,被褥已经落到了脚下。

她身上寝衣系带松垮,此刻露出胸口大片皮肤。月见惊讶的倒不是瞧见公主的身子,她时常伺候公主沐浴,应该是见过公主身子最多的人,只是没见过这种情况。

赵菀玉皮肤白嫩,锁骨胸口更是如此,而此刻上面遍布深浅不一的红痕。自从公主成了亲,有两次沐浴时她便瞧见她身上有些红痕,大冬日的还以为是蚊虫叮咬,她私底下问阿如能不能给房间驱驱虫,她家公主皮肉嫩,阿如眼神复杂地看了她半晌,然后她就知道了这些痕迹不是蚊虫咬的。

月见脸色有些发热,知道了公主这个时候还没起床的原因,她垂下床幔,蹑手蹑脚地退了出去。

月见等公主睡醒了叫她,这一等就等到了午时,屋子里才传来淅淅索索的声音,月见推门而入,果然见到了立在床头的赵菀玉。

赵菀玉扶着腰,盯着那张凌乱不堪的床,神色有点令人瞧不懂。

“公主,你醒了。”月见道。

赵菀玉嗯了一声,扭过头声音喑哑地吩咐,“我要沐浴。”

“好,奴婢这就去准备。”月见道。

赵菀玉在床头坐了一会儿,听说水已经备好了,便起身往浴间走去,只走了两步,忽又停下。

“公主,怎么了。”月见担心地问。

“没什么。”赵菀玉淡淡地说,尽量忽视那些东西下滑的感觉。

进了浴间,月见要伺候她脱衣,赵菀玉拢紧了衣裳对她道:“我,我……想泡一会儿。”因为嗓子干哑,这句话她停顿了好几次才说完全,“你……出去吧,不用你伺候。”

赵菀玉也不是每次沐浴都要月见伺候,听到这话她应该很利落地退出去,可想到今儿公主那些痕迹,再看看自家公主说话都艰难的嗓子,她迟疑了下。

“嗯?”赵菀玉干哑的反问声响起。

“那奴婢先出去了。”月见道。

见月见离开,赵菀玉扶着浴桶立了一会儿,才自己解开衣襟,她没留指甲,指腹此时有些发红,但她也知道发红的原因,是因为五指攀附他脊背手臂,攀附时间太长而导致。

解了衣襟,她对身上的痕迹倒不太意外,等进了浴桶,暖融融的热水一泡,她靠着黄梨木浴桶,舒服地松了口气。只很快她又坐直了身子,沉默半晌后,她皱着眉伸出了手。

那东西他弄得的太深,从未有过的深,虽然她时常吃避子丸,但还是弄出来更保险。

赵菀玉在浴房待了半个时辰才出来,许是因为泡澡,面颊上浮现淡绯色,她抬眸往床上看去,那张床已经换了床单被褥,干燥整洁。

她深吸一口气,努力脸色不变地坐到妆奁前,月见给她简单地梳了个发髻,又叫人摆膳。现在已经过去了用午膳的时辰,赵菀玉早膳午膳都没用,可一点都不觉得饿,只再不觉得饿还是用了些东西。

今日身上酸涩,她便没去和阿如练武,用了午膳后依在美人榻上看书,又嘱咐月见天气渐暖暖了,将屋子里的火炉撤两个出去。

一晃就到了就寝时间,赵菀玉磨蹭半晌,才上了床。床铺干燥柔软,她躺在床上许久都没睡着。

第二日依旧直到黄昏都没瞧见刘徵,眼看要到用晚膳的时间,陈管家来了。

赵菀玉走出房间,刚到院里就看到迎面走来的陈管家,过了个年,陈管家似乎瘦了几斤,他行了个礼方才道:“夫人,老奴前来,是说一声殿下去军营了,要十来日才能回来。”

赵菀玉怔了下,之后微微点头,“好,我知道了。”

陈管家又关心了一番她的衣食住行,这才神色复杂地离开了春波院。

刘徵一走,赵菀玉松了口气,老实说,她没想好怎么面对他,尤其是经历了前夜后,她一直觉得她在兢兢业业地履行交易,就算是夫妻敦伦她也顺着他的心意,他应该满意的,可那日她才知道,或许她把一个他的能耐想的简单了些。

时间一晃就是□□日,这日天气好,宋漓书上了二皇子府的门。

她向来热情,拉着她罗里吧嗦地说了好些李家的事,赵菀玉认真听着,说完李家的烦心事和她夫君的好,她话音才落在她身上,“菀玉,二殿下一走好些日子,你什么感受?”

好些日子没听到这三个字了,赵菀玉手指轻微动,抬起头来回答宋漓书时神色宁静,“能有什么感受?”

宋漓书身体往她方向靠去,略微压低声音,“你不觉得夜里冷吗?”

赵菀玉抿抿唇坐直身

(本章未完,请翻页)
通知:以后所有免费在线网站都要关闭,请下载小说app客户端阅读立即下载