书架
逃跑后被敌国皇子捉到了
导航
关灯
护眼
字体:

第28章 新年

    通知:以后所有免费在线网站都要关闭,请下载小说app客户端阅读
点击下载
『如果章节错误,点此举报』
第(1/3)页
那个秦姑娘的视线落在刘徵身上, 刘徵淡淡地道:“秦姑娘。”

话说完,便没了下文。

赵菀玉不是善于交际之人,可也知道这样立在此处有点尴尬, 便替刘徵问了句,“秦姑娘是要去哪儿?”

秦雪意道:“昨日得罪了阿嫣,想出来买些她喜欢的东西赔罪。”她瞥了眼刘徵,语气柔柔, “没想到会这么巧,能遇见殿下和公主。”

赵菀玉前些日子去韩家没见到韩大夫人,韩嫣和秦雪意, 不过也听说了,几人回了充洲之后韩嫣的外祖父撑了过来,现在应该已无大碍, 所以她们好些日子前就回了洛都。

赵菀玉没有什么话要说, 刘徵也如此,打过招呼, 便往街口走去, 皇子府的马车停在那处。

秦雪意立在原地咬着唇, 望着雪地里两人并肩而行的背影,男人脊背挺括高大, 走在他身边的小娘子一袭淡紫色大氅, 大氅厚重, 却只显的她高挑纤细。

这时候男人不知道要对她说什么话, 微微向她侧过头,露出一张细细描绘的如玉侧脸。

秦雪意握紧绣帕,猛地扭过了头。

刘徵回了皇子府就去了书房,赵菀玉则是跟着阿如去练武。

还有两日就是除夕了, 皇子府在陈管家的操劳里,都挂上了红灯笼,门口窗棱也贴上了各色窗花。

二十九这日刘徵回来的比较晚,他回来时赵菀玉都已经洗漱好了,正坐在美人榻上研究一个九连环,忽然就听到了一阵脚步声,她放下九连环,走了出去,然后便看见玄衣窄袖的刘徵手里领着一个篮子,篮子里面还躺了个毛茸茸的东西。

许是因为进了房间,屋子里比起外面刮风天气暖和太多,那只毛茸茸的东西不在蜷缩于厚实的小毛毯里,它微微伸出脑袋,露出一双尖尖的耳朵和幽深如沧海的蓝眼睛,“喵,喵”地叫了两声。

赵菀玉目光嗖的一下落到刘徵身上。

刘徵将小篮子放在镶珐琅方桌上,双手捏住小猫的后颈,拎出它后,递给赵菀玉。

赵菀玉迟疑了下,伸手接过,这只猫一到赵菀玉的怀里,立马双爪轻轻抓着她的衣裳,冲她喵猫了两声。

“这是……”赵菀玉神色狐疑。

刘徵站在她身前,低着头道:“你前些日子喂的那只小黑猫不是不来了吗?它可能寻到更好的地方了,但我们可以养只猫。”

“养只不会离开的猫。”

赵菀玉一愣,而后垂下眸,这只猫身形和那只小黑猫差不多,都是没成年的小猫,不过它脑袋后背尾巴都是黑色,肚皮却是雪白色,见赵菀玉冲它看来,脑袋轻轻地蹭了蹭它,赵菀玉抿了下唇。

刘徵看着赵菀玉的脸色,心往下沉了沉,语气迟疑,“你不喜欢吗?”

“我……”赵菀玉说了一个字,止住话,最后对上刘徵那双深邃的眼睛,她轻轻地摇了摇头,“没有。”

她低下头,摸了摸怀里小猫的脑袋,小猫立刻舒服得眯起了蓝眼睛,看着它的表情,赵菀玉恰到好处地露出一个笑。

见赵菀玉露出微笑,刘徵收紧的拳头松开,又问:“我们要不要给它取个名字?”

“取名?”

“嗯。”

赵菀玉低头看着小猫,这只猫倒是很粘人,整只猫都往它怀里蹭,她思考了一瞬说:“殿下取吧。”

刘徵闻言想拒绝,可不知他想到了什么,点了点头。只他取名没什么天赋,思来想去半晌,只能道:“它毛发是乌黑和白雪两色,不如叫它乌雪?”

说完他眉头一皱,觉得太简单了,想重新寻个名字。

赵菀玉念了一下乌雪两个字,点了点头,“那就叫它乌雪吧。”

既然赵菀玉这么说了,刘徵也觉得不错,很适合它,见她伸手逗着乌雪,他轻松口气,道:“我去沐浴。”

刘徵去了浴间,赵菀玉低下头,虽然这只猫才见到自己片刻,倒是很喜欢她,它摸了几下,就幸福趴在她怀里。

赵菀玉将它放在桌子上,一下子从柔软的怀抱挪到硬邦邦的桌子上,乌雪眼睛瞬间睁开,望着赵菀玉,“喵,喵。”

方才刘徵在,阿如没有多言,或许是看见过自家殿下收拾敌人的铁血手腕,阿如心里是有点惧怕的。虽然赵菀玉看着也冷淡,但她教她习武,知道她是柔弱的小娘子,面对她时胆子大多了。此时刘徵离开了,她便道:“夫人,它好可爱。”

“喜欢吗?”赵菀玉微笑着问。

阿如点点头,她可喜欢了,当初那只小黑猫她就可喜欢,但那只猫性子高傲,比不得这只猫乖巧可人。

“既然喜欢,你以后就多照顾一下它。”赵菀玉看着她道。

阿如一怔,旋即重重点头,“奴婢会的。”

时间不早,赵菀玉就叫阿如将这只猫带下去,明日再寻一个专门照料它的仆人,阿如听到这个消息愣了下,不过很快就反应过来了,她是侍卫,学过的东西比月见多不少,夫人和殿下就要就寝了,再留只猫在屋子里不大好,于是她把猫放进篮子里,拎回了自己房间。

刘徵出来的时候,赵菀玉就坐在榻上摆弄那个九连环,他目光在屋子里转了一圈,问:“乌雪呢?”

赵菀玉起身说:“我把交给阿如了。”

不等刘徵开口,赵菀玉往床榻处走去,“殿下,时间不早了,我们就寝吧。”

一晌天明。

赵菀玉刚醒来便听到刘徵的声音在耳侧起来,“我先去官署一趟,午后会回来,晚上我们要进宫赴宴。”

今日是三十,也就是除夕,除夕有一年最盛大的宫宴。

今日进宫,赵菀玉穿了件红色斗篷,冬日里宫宴开在照和殿内,殿内四周立着好些暖炉,一入内就感受到一阵温暖,赵菀玉脱了斗篷,递给宫女。

只刚脱了衣服,赵菀玉察觉到有人在看自己,侧过眸去,只见一袭紫色官服的齐淞立在不远处。

想着间,齐淞走了过来。

只他还没出声,刘徵盯着他,先一步道:“齐大人。”语气稍有些冷冽。

齐淞面上的微笑无懈可击,回了一礼道:“二殿下。”之后目光才落在赵菀玉身上,道:“菀玉公主。”

赵菀玉穿了条淡蓝色的长裙,外面是藕荷色的褙子,褙子袖口还镶了一圈雪白狐狸毛,看起来端庄美丽,不仅如此,许是成了亲,眉眼转动间还多了些别的韵味。

齐淞呼吸微微重了几分。

“齐大人。”赵菀玉微微福了福身。

齐淞嗯了下,便转身去他的座位处坐好了,这是除夕宴,却不是家宴,年底了要君臣和乐,所以不只是皇族宗亲,还有世家臣工。

然而名义上的君齐皇不曾出现,不多时,齐后驾到,于是大殿内便响起舞乐之声,之后便是筹光交错的声音。

刘徵和赵菀玉一张桌子,只赵菀玉从前是个弱国公主还好,也没几个人来和她寒暄,如今成了皇子侧妃,且刘徵并无正妃,是以那些来向刘徵敬酒的宗室臣子,她也要应酬一二。

应酬便免不了喝酒。

她喝了这辈子最多的一次酒,虽然刘徵很体贴,只让她沾沾杯,但积少成多,分量是这辈子接触到最后的一次,她脑袋有点发晕。

刘徵问宫人要了热茶来,亲自给她斟了杯浓茶,递到她手边,“解酒。”

赵菀玉接过茶杯,抿了几口,上脸的酒意才少了很多。

约莫亥时,宫宴结束,赵菀玉穿上斗篷,跟着刘徵往宫门口走去,如今正是人潮散去的时候,往来都是达官显赫

(本章未完,请翻页)
通知:以后所有免费在线网站都要关闭,请下载小说app客户端阅读立即下载