书架
落入他的掌心
导航
关灯
护眼
字体:

第25章 第25章

    通知:以后所有免费在线网站都要关闭,请下载小说app客户端阅读
点击下载
『如果章节错误,点此举报』
第(1/3)页
当祁樾舟从医院里再赶回青溪山的时候, 阿森将一个手机递到祁樾舟手里,“太太出门了。”手机屏幕中的地图上有个移动的红点,祁樾舟低着眼睛, 眉间一点点布上烦躁。

“看方向,大概是去春江花苑,冯先生的房子。”阿森补了一句。

祁樾舟目光落在手机上,舌尖抵了抵脸颊, 将手机拍回阿森手里, 先是一句话也没有, 最后补了一句, “找个人跟着,远点儿。”

苏以是半夜出的门,路上难得遇上一辆车, 很快就到了舅舅的家。大门是指纹密码锁, 从前是为了方便外婆,她总是不记得带钥匙。

苏以握上门把,很轻松的便打开了。

房子三室两厅,条件还算不错,这是舅舅唯一, 这辈子唯一做的一件能算个好的事。

三个房间里, 有间小的,她只住过几次,衣柜里有干净的床单,她实在无力, 只是简单的收拾一下便躺在了床上。

时间已经很晚,但是一点睡意也没有。

半晌她从床上爬起来,进了厨房, 拖开冰箱,通常该有的一样没有,果然啤酒是装的满满当当,有啤酒当然就有下酒菜。

苏以抱了几瓶啤酒出来,花生,小鱼,香干罐头,摆了一桌子,结果只半瓶啤酒她就脑子晕乎的连酒杯也拿不稳,喝完一整瓶,就路也看不清了。

祁樾舟离开,她一个人在沙发上坐了半晌,霞姨进来,端了羊肉,羊肉汤。汤顿的雪白雪白的,香味很浓,但不油腻,是干净的肉香味。

霞姨问她是不是吵架了,说是祁樾舟让送上来的,还专门分咐直接送到房间里。霞姨说其实从上次出院后,祁樾舟就明显比以前在家待的时间多了。

“像祁总这样的男人,有错知道改,还是不错的。人啊这一辈子讲究个什么,要啥样儿才是个好日子,还真不好说。都说贫贱夫妻百事衰,这或许找个能每天陪着的又有别的毛病了。公公婆婆呀,兄弟小姑呀,买房子买车啦,孩子上学啦,烦心事儿不能一样没有。祁总他有不好的但实话实说也有好的,您也别总是跟他闹,这夫妻再好的感情也不经闹。”

最后苏以留下了霞姨送来的食物,霞姨也就出了房间。

如果祁樾舟只是没有时间陪她,那该多好。对此,她从来没有过怨言,她甚至很欣赏羡慕他有那么多重要的工作可做,管理着那么多的项目,掌握着那么多人的幸福,她觉得他的事业很神气,很有意义。

有时候祁樾舟很晚才从书房出来,她等着他,他回了房间她就劝他吃点东西,如果他答应了,她就飞奔下楼,或许是特意让厨房里留的,或许是她最拿手的面条,做好,端到房间里,放在沙发前的矮桌上。

他吃,她就坐在旁边看着他吃。

就是在这张桌子上,也是在这张沙发上。

最终那些羊肉苏以一口也没有动,她想起这些事,想起自己看着他吃她亲手煮的东西时那种心境,心如刀绞。

就算不念在她为他做的这些微不足道的小事,他也该想想她曾经为他挨过一刀啊!他怎么能这么冷血的对她!

她是真的在用整颗心在爱他,所以愿意做这些,而他也说过喜欢,爱,但是他呢?一将功成万骨枯的将军?养兵千日,用兵一时?他可以随时因为自己的需要就将她推向枪口?所以他能冷血的告诉她什么损失也没有。

这种简直荒唐的事实,苏以心里极度的痛苦,但是这种痛苦她无处可说,她甚至觉得自己成了只被耍的猴子,而祁樾舟手下的那些人成了观众。

苏以从小到大没太沾过酒,偶尔跟同学喝一次也不敢回家,如果被秦楠抓住这样的把柄,那她一定会将这种小事掀的火光冲天。

苏以一双眼睛又红又肿,双手抱着酒瓶子,仰着头,眼角流着泪,酒瓶里的脾酒一点点进了她的喉咙。最后她喝光一整瓶脾气,凭着仅剩的一点意识摸回房间,躺上床,总算睡着,直到第二天中午才醒过来。

窗外白晃晃的,苏以从房间里出来,桌子上几酒瓶,空了的瓶子歪着,零食口袋反射着窗外清白的光线。屋子里一点声音也没有,四处空荡荡的。

苏以发了会儿呆,突然整个身体一落,蹲坐在了地上,抱

(本章未完,请翻页)
通知:以后所有免费在线网站都要关闭,请下载小说app客户端阅读立即下载